深圳调查取证_深圳婚外恋调查_深圳小三调查_深圳正规侦探公司
侦探
热线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5-7087-2925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金中环国际大夏A座
深圳私人侦查 >>当前位置:深圳侦探事务所 > 深圳侦探调查 > 深圳私人侦查 >

深圳侦探【听起来悲痛又心碎。】

文章来源:admin 时间:2022-05-22

深圳侦探【听起来悲痛又心碎。】​娘是个有故事的女人。她的身上,藏着惊天的隐秘!这是打我懂事后,就越来越笃定的一件事。我和娘相依为命,住在襄阳一个很偏远的小村落。我从未见过爹爹,每次问起,娘都闪烁其词。她很美,纵然整天荆钗布裙、素面朝天,也讳饰不住她天然生成的清丽温婉。她会烹寻常农妇不会的精巧饭菜,会打美观的璎珞、做工精细的绣品;会分配香料、制造胭脂,还能识文断字。逢上集市,娘就带着她制造的各种手艺品售卖。只是每次出门,娘都必定会用一块纱巾,严严实实地遮住她的面庞,并且随时警惕地环视四周。起先,我认为娘是害怕遇到寻衅滋事的地痞流氓。但逐渐地,我感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略。桐花落那日,娘在集市上售卖她的璎珞和绣品时,一个年青女子挤了进来。她拿起一串璎珞,审视刹那,振奋地嚷嚷道:“我要这个!前些日子去京城的表姐家,见过一串千篇一律的……风闻那是宫里的娘娘赏她的……”“想不到这穷乡僻壤,竟有如此精妙手艺!”听到女人的夸奖,娘不只毫无喜色,那双露在面纱外的眼睛,居然满是惊慌和痛楚。两只手,也按捺不住地颤抖着。



她敏捷从年青女人手里夺下璎珞,宣称身子不适要回家,扯着我慌乱脱离。从那天初步,我激烈地感觉到,娘,必定不是个普普通通的村妇。她打的璎珞,是宫里才有的式样;她的绣工,和宫里的绣娘相同好;就连她做的点心,也比街边铺子里的精巧甘旨……她为什么这么厉害?为什么听到别人提起宫里,就落荒而逃?桐花落回家后,我忍不住问她:“娘,你怎样会打宫里才有的那种璎珞呢?”她震了一下,很不天然地唐塞道:“听别人胡说,娘怎样知道宫里的璎珞什么样?恰巧相像算了!”“那你……为什么不卖给她?”我继续诘问。娘慌乱捂着头,嚷嚷着疼,不再看我。她竟还想像以前相同瞒我,我呜咽着开门见山:“娘,你毕竟有什么隐秘,我爹爹……是不是死了?”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尖锐地发问。娘打了个寒颤。她直视我,有些愤慨地说:“你爹爹怎样会死,他……他好好地活着呢!”我也斗气一般,连珠带炮地质问:“已然他活着,为什么不来找我们?是不是不要我们了?他是个坏人对不对?”

娘嘴唇颤抖着,铿锵有力道:“不,你爹爹是个好人,在娘眼里,他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!”说起爹爹,娘的眼睛里,闪烁着我从未见过的光辉。我靠近她,请求道:“娘,那你带我去找爹爹好欠好?”她怔了会儿,很痛苦地摇摇头:“桐儿,娘不能去,我们,都不能去……”我任性地嚷嚷:“你哄人,已然爹爹那么好,我们为什么不能去找他?……你要不去,我就自己去……”娘一张脸绷得紧紧的,忽然正言厉色道:“娘说了不能去便是不能去,不只如此,在外人面前,你不能提起你爹爹,一个字都不可!假设你不听话,不只会害死娘,也会害死你爹爹……记住了吗?”我惊慌地看着娘,呆若木鸡地址点头。14岁的我,少不经事的心里,涌起激烈的惧怕和不安。她和爹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?她身上毕竟发生过什么事?听她的口气,她明明是倾慕他崇拜他思念他的,为什么不敢去找他?桐花落几天后,曹伯和林姨来看我们。曹伯和林姨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,娘平日不跟外人来往,就只有这两个朋友。他们经常来乡间,会给我们送吃穿用度,和娘做绣活的资料。

在我眼里,他们和娘相同奥秘。曹伯清俊儒雅,是个医术高超的郎中,十里八乡都很敬佩他;而林姨,一看便是个大家闺秀,两人都非寻常之辈。也正是因为有曹伯和林姨的照料,我和娘,虽然孤儿寡母无依无靠,但却没有人敢欺压我们。他们这次过来,给我带了好吃的糖饼和豌豆黄,还有书和笔墨纸砚。打小娘就教我认字,长日无聊,读书也是我仅有的消遣。曹伯拿着我读过的书考我,我对答如流。他亲切地夸我天资聪颖。林姨也用赏识的目光看着我:“女大十八变,越来越美丽了……仔细打量,她长得更像陈……”曹伯拉了拉林姨的手,林姨猛地顿住,不再往下说。两人的情绪让我威逼,娘亲也慌忙寻理由支开我:“桐儿,你去找二丫玩吧,娘和曹伯林姨他们说会儿话!”我越发生疑,每次曹伯和林姨过来,娘都要打发我出去。他们毕竟说什么,要背着我?桐花落我假装出了院子,然后蹑手蹑脚地回到窗前,侧耳细听。娘很是激动,一迭声问曹伯:“……什么?你前段时间回京城了?他也回京了?……他还好吗?” 曹伯的动静,略显低沉:“说他好,也是好的,他驻守西南边境多年,立下赫赫军功,前段时间,刚被封为镇西大将军;说他欠好,天然也欠好,这么多年了,一向孓然一身,还在刺探你的下落……娘低声抽泣的动静,听起来悲痛又心碎。

曹伯好像有些激动:“这么多年了,你倒是说清楚啊,你不或许杀人的……那天晚上,毕竟发生了什么?你为什么连我们都不说?”杀人?!好像一声惊雷在我头顶滚过,我呆立在窗外,震动到无以复加。桐花落一阵沉寂后,娘呜咽道:“曹太医,求您不要问了,问了,我也不会说的……就让我带着桐儿,这般隐姓埋名活下去吧……我不怕死,要不是桐儿,我早就不想活了。可是桐儿她还这么小,还需要娘……”林姨柔和的动静响起来,带着几分善解人意的心爱:“好了,我们不再问了。你定心,虽然不知道你毕竟阅历了什么。但我们是多年的故人,和以前相同,绝不会对任何人透露的……你和桐儿好好的!”曹太医?!曹伯他居然是一名太医!我的心怦怦直跳,又听到曹伯说:“其实这次从京城仓促回来,便是想奉告你,陈侍郎……病危……”娘“啊”了一声。曹伯重重叹气:“你知道吗?和他相见时,我在激动之下,差点儿把你和桐儿的下落奉告他。”说着,曹伯苦笑了一声:“我都忘了,他根本不知道桐儿的存在……我说冬卉,你怎样就不能回去,把话说清楚。皇后她……她必定会为你做主的!”冬卉,冬卉是谁?娘……娘不是叫雪兰吗?秦雪兰,而我,随她姓,叫秦忆桐!……皇后?陈侍郎?镇西大将军?我娘,居然和这些显贵无比的人,都关系匪浅?

桐花落再后来,他们的动静渐低,只能听到娘的抽泣声。送走曹伯和林姨后,娘把我叫到跟前。脸上,带着我从未见过的傲然和决绝。动静却是故意装出来的轻松随意:“桐儿,娘跟曹伯说好了,五天后,他和你林姨来带你去趟京城……你长这么大,还没去过京城呢,出去开开视界!”去京城?我轻声问:“娘,您也一同去吗?”她摇摇头,勉强地解释道:“娘就不去了吧,家里走不开……”我看着娘,知道她在撒谎。她让我去京城,定然不是开开视界那么简略,而是有要事。就在这一刻,我下定决心,随曹伯和林姨一同,前往京城。娘的隐秘在那儿,我要运用这个机遇,查清娘过往的底细,找到我的爹爹!桐花落接下来的几天,娘一向在为我的京城之行而繁忙。她拿出珍藏已久的、林姨送给她的料子,给我做了两套新衣裳。碧水色的锦缎,绣着月白色的繁花,做成暖袄和褶裙;浅赤色的妆花缎,做成合身的棉袍。 平日里,我穿的都是棉麻布衣,第一次穿这么精巧美观的衣裳,很是振奋。 我拎着裙摆,欢快地问娘道:“是不是像书里说的,窈窕淑女?” 

娘不住眼地打量着我,笑得很是酸楚:“我的桐儿,总算长大了……跟着娘,让你受苦了!” 娘的这句话,让我瞬间泪目。我搂住娘的脖子,嚷嚷道:“谁说的,和娘在一同,特别特别美好,一点儿都不觉得苦!” 她亲昵地抚摸着我的后背,带着笑意嗔怪道:“好了好了,多大的人了,还撒娇……”过会儿,她又担忧地叮咛我:“桐儿,京城人多,鱼龙混杂,你必定要听曹伯和林姨的话……寡言慎行,不该问的别问,不该说的别说……”我晃着娘的手臂,反对道:“好了娘,这话你都交代过多遍了,女儿早就牢记在心……你定心,到了京城,必定循规蹈矩,不给曹伯和林姨惹麻烦!”娘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,温言道:“明儿要起早赶路,先睡吧。” 接着,娘去了外间,里屋便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桐花落我向外瞥了一眼,含糊看到娘正在灯下专心致志地绣枕套。按捺着怦然加快的心跳,我逐渐走到墙角的圆角柜前,悄无声息地取出一个陈旧的木匣子。 木匣子上层并没有值钱的东西,不过放着几卷绣花的丝线。可是底层,却有一块皎白的帕子,里边包着一只手串。

手串有些年头了,绿松石打磨而成的珠子,绿莹莹,脆生生,看起来晶莹圆润,摸上去触手生凉。很显着,它是名贵的,和我们现在的清寒日子方枘圆凿。 它,应该属于娘的以前。很多个深夜,我从睡梦中醒来,总能看到娘怔怔地坐在灯下,握着这串绿松石手串,泪眼含糊。 我深思刹那,把它取出来,塞到了我的包袱底层。 假设我想查清娘的过往,想找到爹爹,这只绿松石手串,应该是能证明娘身份的东西。所以,这次前往京城,我要把它偷偷带上。桐花落第二天一早,曹伯和林姨便乘着马车,过来接我。娘送我出门,依然是满腹担忧的姿态,叮咛道:“你们带桐儿以前,见一面就行了,也算是尽了份心……别的人……就不要让桐儿见了!” 曹伯有些不快地说:“什么别的人?你的心可真够狠的,你口中别的人是谁?那是桐儿的亲……” 林姨蹙眉扯了一下曹伯,他这才悻悻然地住了口,叹气道:“好了好了,我们定当照办……走了!”我站在旁边,假装不在意,但实际上,他们说的每一个字,都入了我的耳朵,刻在我的心里。

娘冒险让我进京,毕竟想让我见谁,又不让我见谁……真令人隐晦!想不透彻,我只能同娘挥手道别,去了京城,这一切定能迎刃而解。马车起程,娘跟着跑了几步,大声喊道:“桐儿,早点儿回来……” 我应着,看到娘站立在原地,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,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桐花落六天后的黄昏,我们抵达了京城,住进了曹伯在京城的祖宅。第二天一早,我刚睡醒,林姨便过来找我。她亲切地笑着说:“桐儿,快起来,待会儿带你去探望一个患者!” 患者?我精力一振,忽然想起,前次偷听到陈侍郎病危,难不成,今日去见的患者正陈侍郎?娘让我赴京莫非正是为此?我马上紧张起来,他是我的什么人?娘为何,让我千里迢迢赴京探视?怀着满腹疑虑用过早膳,曹伯和林姨便带着我,乘坐马车,来到城西一处占地颇广的宅子前。我抬起头,看到门匾上刻着三个挥洒自如的大字:侍郎府。果不其然!一个中年家丁热心地迎了出来,曹伯上前问道:“陈大人今日怎样样?” 那家丁的脸,瞬间变得愁云布满:“愈发欠好了,现已两天……滴水不进了!” 

曹伯又问道:“将军这会儿在吗?” 家丁再次摇头,恭敬地答复道:“皇上一早招将军进宫,恐怕要到正午才能回来。” 曹伯唐塞着应了一句,看他的神态,显着松了口气。 桐花落家丁躬身把我们迎进正殿,一个小丫鬟走出来,带我们进了暖阁。 暖阁里帘幕低垂,弥漫着浓重的药味。靠墙一张阔大的雕花木床上,躺着一个瘦骨嶙峋的白叟。 我紧跟在曹伯林姨的死后,走到床边。只见床上的白叟双眼紧锁,气息微弱,如风中的蜡烛相同,随时都或许平息。 曹伯轻声喊道:“陈大人,我是汝彬,我来看您了!” 白叟费劲地睁开眼睛,气喘吁吁地说:“汝彬……你不是回襄阳了吗?怎样……还在京城?” 曹伯没有答复,却一把拉过死后的我,磕磕绊绊地对那白叟介绍说:“陈大人,这是我……一个朋友的女儿,我带她一同来看您了!” 那白叟抬起眼皮,目光如茸毛一般,在我脸上悄然掠过。然后很勉强地对我笑了一下,再一次昏昏沉沉地睡了以前。曹伯长长地叹气了一声,对林姨说:“你们到外面等我吧,我给陈大人诊诊脉!”林姨点点头,带着我退出暖阁,来到正殿。那里这会儿现已坐着好些前来探病的亲朋。 有人跟林姨打招待,林姨便走了以前,留我一个人,拘谨地坐在墙角的一把木椅上。 桐花落我身边,有两个衣饰富丽的中年妇女,正在低低地聊着天。 其间一个,很是忧心肠叹道:“看大哥这姿态,只怕是撑不了几天了!” 另一个赞同路:“谁说不是呢?想想也是不幸,连个孙男娣女都没有,大哥便是走了,也难瞑目啊!”

前面那个人口气突然激愤起来:“家门不幸啊!都怪陈同,当初门不当户不对的,非要娶一个宫女……可倒好,蛇蝎毒妇,新婚燕尔,就把婆母和水芸姑娘双双给杀了……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……那贱人毕竟是个什么样的狐狸精,能让他念念不忘,至今不娶?” 另一个低声道:“你小点儿声,别被人听见了……你想想,那冬卉,当初可是皇后身边的人,霁月殿的掌事宫女,办法必定了得……皇后待她最是亲厚,风闻到现在都不信任她会杀人,还一向私自查询她的下落呢……”我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凝聚,那两个女人又说了什么,我现已听不到了。耳朵里,只能听见自己像重锤伐鼓相同的心跳。以前偷听来的只言片语,再加上今日这两个女人的话,让我逐渐拼凑出一个可怕的底细:娘曾经是皇后身边的宫女,叫冬卉,嫁给了爹爹。在她新婚不久后的一个夜晚,杀了她的婆母,以及别的一个女人,然后连夜逃走。这,便是娘的隐秘!那么,今日我来见的陈侍郎,那个风烛残年的白叟,便是我的祖父!而我爹爹,便是他们口中,驻守西南边境,军功赫赫,对娘厚意不二,至今孤身一人的镇西大将军,陈同! 陈同……娘给我取名秦忆桐,忆桐……忆同…… 我不觉泪眼含糊,毕竟发生了什么?让深爱着对方思念着对方的他们,十余年来,天各一方?

而我那温柔仁慈的娘,又怎样会在新婚时杀了婆母,成为别人口中的恶魔?桐花落林姨在叫我,我这才如梦初醒般,像踩着一团棉花,深一脚浅一脚,慢慢地走了以前。曹伯也出来了,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,小声问道:“桐儿怎样了?脸色这么苍白?” 林姨愧疚地说:“或许认生吧……哎呦,都怪我,见了熟人,只顾着说话,把桐儿给忘了……走,我们回去了!” 曹伯和林姨带着我,出了正殿。刚走没几步,仍是方才的那个家丁,带着一个人,急急地走了过来。那人一见到曹伯,便满脸堆笑地招待道:“曹太医,别来无恙啊!” 曹伯一愣,匆促行礼:“田公公,不敢不敢,我早就不是什么太医了……” 那公公却顽固地说:“叫惯了,一时改不了口。是这样的,皇后娘娘风闻你们夫妇回京了,想见见你们。曹太医和曹夫人,这就随咱家走一趟吧!”我听着他们俩的对话,脑海中,好像有一道亮光突然闪过,让我急于想捉住。皇后娘娘!在今日之前,皇后娘娘对我来说,是个高高在上的称谓,是我永久也俯视不到的存在。可是我刚刚知道,娘和皇后娘娘的感情甚为亲厚。除了爹爹,
深圳侦探皇后娘娘恐怕是这世上仅有一个至今还信任娘、关心娘,并且一向在寻觅娘下落的人。 所以,我必定要想办法进宫见皇后娘娘!

返回列表
电话:135-7087-2925 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金中环国际大夏A座
Copyright & 2009-2023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  深圳正规侦探公司